<object id="yzhjc"></object>

  1. <code id="yzhjc"></code>

    <object id="yzhjc"></object>

  2. 網站首頁>新聞中心> 中國環境報:農村污水處理設施為何“曬太陽”?

    中國環境報:農村污水處理設施為何“曬太陽”?

    2020年07月01日 11:14       

           一個著名中醫院的營養科主任,手機里竟然拍攝有大量的農村污水處理設施視頻和照片。醫生和污水處理設施?這兩者看似并無聯系,但知道原因的人會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王宜,全國政協委員、廣安門中醫院營養科主任,在今年兩會上提出提案——《關于助力鄉村振興戰略,加快農村污水治理,保障農村飲用水安全》?!八畬ξ覀儬I養專業人是非常敏感的。因為水是生命之源,滋潤著世間萬物,莊稼、牲畜的用水達到基本標準,生態的食物鏈供給才會安全,人的健康才有保障?!彼忉屨f,“提案源于2019年7月的一次全國政協醫衛界調研活動?!?/span>


           隨后的9月、10月、11月,王宜先后5次到不同的村莊實地查看、調研農村污水治理工作。有的調研是她獨自一人驅車近百公里,根據知情人提供的點位,直接摸進村點對點調研。這些經歷讓她發現,相當比例的農村污水處理實施處于“曬太陽”的狀態,有的設施僅僅建好兩三年就不能正常運行。


           村鎮污水處理設施為什么“建而不用”,問題癥結在哪里?有沒有解決路徑?本報記者旋即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深入地采訪和現場調查。

    污水處理設施“建而不用”,并非個案

    距離北京市區70公里外的平谷區,以“平谷大桃”聞名。依托獨特的自然風光,這里每年吸引著大批游客紛至沓來。眾多風景區中,素有“小北戴河”之稱的金海湖,是北京的三大水庫之一。

    距離金海湖直線距離一公里左右的金海湖鎮黃草洼村,2012年被評選為“北京最美麗鄉村”。根據知情人提供的線索顯示,黃草洼村的污水處理設施目前處于閑置狀態。為了解真實情況,記者來到村里一家農家院采訪。農家院主人姓王,是村里本地人,從2004年一直與愛人共同經營農家院。


          “垃圾要分類,生活污水先進自己的化糞池,再統一由村里集中處理?!闭f起村里的環境,王老板很有興致?!袄腥私y一收集,但污水處理廠運行的效果不好,聽說最近要重新建呢?!?/span>

    準確來說,王老板所述污水處理廠應該稱之為小型污水處理設施,坐落在村口的村委會西側綠化帶附近。記者在現場看到,地埋式的污水處理設施上,控制柜的液晶顯示屏上沒有任何顯示,處于停運狀態。


    “前幾年建設的,沒有運行多久?!痹谕趵习蹇磥?,污水處理設施停運的主要原因是水收不上來?!按謇锍W〉娜丝谝簿?00多人,我家農家樂客滿大約有50人。水還沒有流到村口的處理廠,就沒了?!?/span>

    “沒有專門的管道嗎?”記者問。

    “一個村子管道一公里兩公里的,水很少。要不蒸發了,要不滲下去了?!蓖趵习逭f。

    知情人告訴記者:“2019年,黃草洼村的污水處理設施就處于停運狀態。村民還反映,下雨時污水會從檢查井溢出?!?/span>

    根據線索,記者隨后又到平谷區山東莊鎮東洼村的污水處理設施進行調查。

    在山東莊鎮東洼村,記者在村口污水處理設施的控制柜上看到,液晶顯示屏顯示水量為971.53M3,當前流量為1M3,這個數字有些蹊蹺。透過井蓋向下看,污水處理設施內已經干涸,沒有任何水流痕跡。


    并非只有北京面臨著農村污水處理設施面臨“曬太陽”的尷尬。


            2010年前后,寧夏以農村環境連片整治示范工程為契機,開始推進農村污水處理設施的建設。但根據記者目前掌握的信息,寧夏某市農村污水處理設施的達標率不足60%。

    劉林一直負責寧夏農村水污染治理的相關工作。在他看來,除了運行費用和專業技術、人員的短板,農村污水處理設施運行維護面臨的一大問題還有監管的缺失?!靶⌒吞幚碓O施安裝在線監測的很少,基層環境執法能力如果較弱,很難以抽查的方式來保障出水指標的正常?!?/span>

    相比農村處理設施,規模更大、投資更多的村鎮污水處理廠如果存在“建而不好用”甚至是“建而不用”的問題,除了環境問題得不到解決,社會資本前期投入之在后期也將損失慘重。

    記者調查發現,山東某鎮規模為10000M3/天的污水處理廠,從2013年建成到2014年徹底停運,僅運行了一年左右的時間。

    這一項目含污水管網建設費用的的總投資為4000余萬元左右,投資回收周期為15年。項目建設資金籌措方案為縣財政配套1000萬元,剩余由建設單位自籌解決。

    根據鎮里2010年底統計數據,城鎮及規劃區人口將達到2.5萬余人,每天會產生大量生活污水。

    由于鎮里工業發達,工廠內部也會產生大量生活污水。生產企業主要集中在農產品加工、紡織等行業,上述工業廢水經過企業內部的污水處理工程處理后排入城市下水道,進入城鎮污水處理廠進行處理。鎮當地沒有污水處理廠,污水處理設施建設滯后。最近的污水處理廠已經滿負荷運行,無法接納鎮上的污水。

    既然環境治理要求迫在眉睫,為何建成的污水處理廠會停用?

    “主要是因為管網配套建設滯后,收不到水?!敝槿死罱鹫f,建設單位的收入,主要以污水處理服務費的方式收取,這在雙方簽訂的BOT協議里有明確規定。

    但在實際運營過程中,由于管網滯后,城鎮生活污水不能按照規劃應收盡收進入污水處理廠,只有上述企業的工業廢水進入處理廠,造成了運行費用遠遠高于之前預計的成本。

    “污水處理廠內已經開始長草,建設單位從此再也沒有涉及過城鎮污水處理項目?!崩罱鹫f。

    值得注意的是,污水處理廠“建而不用”并非個案。

    在此前的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中,督察組也曾針對此類問題對地方點名批評。

    如中央第五環境保護督察組指出,福建省漳州臺商投資區角美生活污水處理廠于2014年建成投運,但由于配套管網沒有貫通,投資區生活污水長期直排洪岱港;中央第四環境保護督察指出東方市一方面污水處理設施建設資金閑置,另一方面主城區污水納管率僅為59%;中央第四環境保護督察組指出江西早期建成的大量城鎮污水處理廠長期不能正常運行,成為“曬太陽”工程等。

    “如果停用或者不好用,就意味著原本按照設計要收集處理的廢水沒有處理。類似的項目或多或少都得到了國家、地方以及相關部門的配套資金,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浪費?!眲⒘终f。

    建好后“曬太陽”,問題到底出在哪?

    為什么村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起來了,卻遭遇“白天曬太陽、晚上曬月亮”的尷尬境地呢?

    運維費用高,村里支付不起這筆費用,是農村污水處理設施遭遇的第一大瓶頸。

    王宜在調研時也發現這一問題,由于農村污水處理設施普遍規模不大、分散,使得污水處理成本要遠高于大型市政污水處理設施的處理成本?!拔鬯幚碓O施建設經費通常來源于項目經費,而運行經費沒有保障來源?!蓖跻烁嬖V記者。

    但實際上,記者經過多方采訪,發現農村污水處理設施的建設和運維成本,應該要比城市污水處理設施低,后期運行費用也不一定就比城市高,甚至還要比城市低很多。

    是怎樣的原因導致農村污水處理運維費這么高?

    一位不愿具名的專家一針見血指出:“曬太陽的根子,在于把城市污水治理的模式簡單套用和下鄉?!?/span>

    城市污水治理的通常邏輯是大管網、大收集、大處理。城市樓宇集中,收集1噸污水的成本可以預見。而一些農村污水處理設施在規劃設計初期,設計人員直接照搬城市污水治理的施工圖,不管當地的地形地貌(導致管網鋪設距離太遠、增加工程成本等),缺乏對當地人口數量調查,不仔細調研生活污水的種類,一律也采用“集中管網、收集、處理”的模式。

    問題接踵而至。


           中國的農村千貌百態,地形千差萬別,農戶居住分散,農村污水處理設施也相應分散。專業人員維護時產生的交通、人工等成本也相應增加,套用城市工藝“高、大、上”的污水處理設備,設備運行費用、人工費用同步變高,不適用農村地區實際情況。

    再者,城市和農村污水特點產生不一樣?!俺鞘芯C合用水量大,農村相對較少,成分較少,濃度也不一樣。簡單套用城市工藝,把城里的設施搬到鄉下,則農村的進水指標濃度、進水水量達不到處理要求,最終就無法運行下去?!睂<艺f:“我們調研時發現,有的農村污水處理廠進水COD比出水還低。漏水的情況、雨水摻混的情況很多,導致實際進水量比設計進水量大,所以濃度較低,設施就無法正常運行。更可笑的是,有些處理廠因為濃度不夠,就去拉豬尿,將微生物養起來,這樣出水才能達標?!?/span>


           另外,地方政府缺乏專業指導,“所有的公司都想賣設備,告訴政府我們的設備工藝很好,是否符合當地農村的特點,誰去考證呢?”推銷的人說好,用的人不懂行,所以有的地方政府建完以后才發現,運維難以為繼。


           劉林在采訪中,也提到了運維的專業問題?!皬慕鼛啄甑膶嶋H情況來看,同樣的財政經費,交由地方政府運維的與交給專業第三方公司運維的效果要差很多?!?/span>


           在談到運維費用時,上述專家同樣指出,農村和城市管理的機制不一樣,農村是自備水源(如井水等),農村家庭用水沒有計量,也就收不上來水費,沒有污水處理費用的來源。而城市則不同,使用城市公共供水的單位和個人,其城市污水處理費由所在地的住房和城鄉建設行政主管部門委托城市公共供水企業在收取水費時代征?!八赞r村的運維費用就成為了老大難,遇到村財政沒錢的地方,它后期如何運轉?”


            事實上,村鎮污水處理設施建好了“曬太陽”,還有一個關鍵原因在于“管網建設有問題”。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生態文明研究中心高工呂文魁告訴記者,越到基層,支撐的技術單位越少?!霸O計方和工程方會參考城市設計方案,從設計和施工上來講很簡單,但不愿意針對區域地形地貌、地勢、人口結構、人口聚集度,設計小型管網?!?/span>


             呂文魁解釋說,小型管網工程設計一來工程量上不去,二來設計麻煩,尤其是管網結構設計麻煩。大部分農村沒有地形地貌圖,需要勘測后做管網布局?!坝械脑O計就將污水管網拉得特別長,實際是將工程利潤擴大化,但對治理和收集效果非常不好?!?/span>

           “農村污水治理需要因地制宜?!眳挝目逦髁说卣f,“可以結合集中治理+分散治理的模式,并不需要一味追求城市通過管網將農村的污水集中到一個處理設施。因為村與村之間,短達幾公里,長則幾十公里。一公里污水管網造價幾十萬,農村根本承擔不起?!?/span>

    正因為工程設計初期有缺陷,所以管網建設成為后期無法運營的“硬傷”。

    比如,有的地方管網建設忽略了入戶管?!熬拖翊髽溆袠涓?、樹枝、樹葉一樣,污水管網包括干管、支管、入戶管?!眳挝目f,一些工程因為經費有限,也擔心施工麻煩,入戶管網要跟每家住戶打交道,住戶同意了才能接進去?!耙患彝泻脦讉€生活用水排放口,廚房用水、洗澡水等,每個排放口要都接上入戶管,再接支管、干管,才能形成密閉的污水管網?!?/span>

    恰恰是最重要的入戶管沒有接上,所以不管干管、支管修得再好,這個工程也達不到預期效果,使得污水不能應收盡收。


       “有的工程前期設計有問題,管線拉得太長,所以污水還沒有流進處理廠就蒸發了,甚至滲透完了?!?/span>


         基于以上原因,運維方在接手到建好后的農村污水處理設施后,也“有苦說不出”。運維方只管運維,不能將不合理的地方重建,負責運行的項目進水少出水少,最終也談不上運維。


       “事實上,一些農村污水處理運維費并不高,每年大概3萬元就足矣,鄉鎮政府不是沒能力支付,它看不到處理效果,自然也不愿意支付費用。歸根到底還是前期設計有問題?!眳挝目硎?,真正設計好的農村污水處理設施,一切運轉正常的情況下,后期主要費用是設施運轉的電費和運維人員工資?!耙粋€專業運維人員能同時跑好幾個運維點,一個月兩三千元工資就夠了?!?/span>

    因地制宜,我們調研了有代表性的運維案例

    農村污水處理廠運維難,真的沒有破題之法嗎?

    不見得。地處西南地區的重慶,就選擇了一條因地制宜的農村治水方案。


           重慶市武隆區仙女鎮核桃村,坐落在仙女山旅游景區,夏季清幽秀美,冬季白雪皚皚。因其獨特的高山帶,每年吸引來自全國各地游客來此休閑度假。

    鄉村旅游地區,人口數量隨旅游高峰變化明顯,這導致鄉村生活污水排放量的潮汐性特征明顯。最初,核桃村污水處理站采用三級人工濕地污水處理站的處理模式,系統污水處理能力為50m3/d。

    但每年一到旅游旺季,游客量激增,原本的設計處理能力不足以滿足實際處理需求。因為來水量超過了設計量,就會沖擊負荷過高,人工濕地中的植被大量死亡,且恢復較慢,直接影響了污水處理效果。


          人工濕地處理污水的工藝對來水水量、水質、穩定性要求高,這條路走不通,那就換一種解決方案。

          2015年10月,在國務院《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發布5個月后,重慶市政府辦公廳印發《重慶市鄉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運營實施方案》,根據這份文件,重慶市對全市鄉鎮污水處理設施進行了修復改造,并由重慶環保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負責“投、建、管、運”一體化運營。


            “2016年我們接手核桃村污水處理項目時,原來的設施存在嚴重滲漏和短流問題,且實際污水量遠遠大于50m3/d,造成出水黑臭超標排放?!杯h投集團黔江分公司副總經理蒲余田對記者說。

    針對核桃村的來水量不連續和高山高海拔的特點,環投集團對村里的設施進行了擴容改造,采用適宜地區的MHF工藝(腐殖填料復合生物濾池技術),設計處理污水量為300m3/d,出水水質達到《農村生活污水集中處理設施水污染物排放標準》(DB50/848-2018)。


              記者看到,改造后的設施是半地埋式結構,四壁用混凝土澆筑,頂部用沙土覆蓋,有效避免了雨水滲入。設施不受外界溫度影響,起到了保護腐殖填料的作用。


    “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容易,因為建設是一次性投資,出現閑置的情況大多因為后期運維成本高,地方無法承擔?!逼延嗵镎f,“而MHF工藝的最大優勢是后期運維成本低?!?/span>

    以核桃村為例,一個處理能力在300m3/d的設施,與傳統工藝相比,MHF工藝可節省電費可減少50%以上。另外,人工成本也可節省在60%以上,一個傳統工藝的站點需要1-2人進行維護,而MHF工藝,一個工人可以負責5-10個處理站的運維。


             據悉,核桃村污水處理站于今年年初正式投運,目前運行正常。雖然,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核桃村還未迎來客流最高峰。不過,蒲余田表示,MHF是可以經得住考驗的。

    人工濕地處理技術在核桃村沒法一顯神通,但在相對水量固定的地區,這一技術使用較廣。同樣是在北京市平谷區,大興莊村就采用了人工濕地的方式。

    一到村門口,一大片長勢蓬勃的蘆葦池塘引起了記者的注意,池塘邊的一塊牌子上寫著:“大興莊村功能型精準濕地生活污水處理工程”。


    原來,2016年,平谷區啟動水環境治理工程,依靠當地現有的土壤、池塘、植物,大興莊鎮采用“功能型精確濕地技術”,通過蘆葦建造景觀濕地的模式對全鎮污水進行治理。

    大興莊村位于大興莊鎮的東部,常住人口約1300人。污水治理工程實施以前,由于缺少污水收集設施,村民家的污水通過排水邊溝,直接排到馬路上?!澳菚r候大街上臭烘烘的,蒼蠅蚊子滿天飛?!币晃涣_姓村民告訴記者。

           記者走訪發現,現在村里的排水邊溝加蓋了石板,并作了硬化處理。利用原有狀況良好的排水邊溝,在邊溝系統末端修建截污管線。改造后的排水邊溝,作為污水收集系統的一部分,污水從村民家中流出并通過管道,最終匯入村門口的蘆葦濕地。

           據了解,濕地設施投入使用后,運維成本較低。日常維護主要包括割蘆葦、除草及每年定期清理沉淀井雜物及淤泥等,且交由第三方公司負責運維。因此解決了農村污水處理設施“建得起、用不起”的難題。

           同時,村莊污水直排問題得到解決,有效改善了村內人居環境,大大提高了村民的生活質量。污水出水水質也實現了達標排放,“邊溝干凈了,濕地還能凈化污水,我們村環境也越來越好了?!绷_姓村民說。


           在采訪中,多位專家告訴記者,要把農村生活污水看作是一種資源。生活污水資源化利用,是農村生活污水處理的升級版。通過對生活污水處理加工,提取污廢水中的水、鹽等有價值的資源,實現生活污水的資源化利用和商業價值,將生活污水變廢為寶、物盡其用、資源循環,未嘗不是農村生活污水處理的又一解題思路。

    廣西壯族自治區玉林市博白縣徑口鎮周垌村就是采用“農村生活污水資源化利用”的典型。全村共200余戶,常住人口700余人,每天需要處理生活污水約60噸。

    通過生活污水集中生態處理—資源化利用模式,博白縣村民家排放的生活污水順坡就勢,從溝底鋪設的管道,流入集中收集污水的坑塘存蓄。為了進一步凈化水質,池塘中還投入了花種草籽。茂密的水生植物美化了環境,池塘中配套養殖的魚苗,還能帶來一定的經濟效益。

          據呂文魁介紹,這一方案的建設成本只占到管網集中收集處理模式的1/4至1/6。經過處理后的生活污水達到排放標準后,還可用來灌溉農田、養魚種植。村民的生活污水二次利用,不僅解決了農村濁水橫流問題,還實現了水資源的可持續利用。

          除了從源頭解決污水處理設施“曬太陽”問題,監管也是一種有力的舉措。

          湖北省通過織密監測網,倒逼各鄉鎮污水處理設施正常運轉。通過鄉鎮生活污水治理信息平臺的監測,偷偷躲起來“曬太陽”的處理設施無所遁形。

    2017年6月起,湖北省開始搭建鄉鎮生活污水治理信息平臺。目前,所有的基礎數據及建設情況全部接入地理信息系統。同時,平臺實現了對883個鄉鎮的生活污水處理設施的實時監控,并可隨時調取相關數據。

           有些村鎮由于沒有建設支管網和入戶管網,導致進水指標、進水量均不穩定,污水處理站無法正常運行。湖北省住建廳村鎮處相關負責人介紹,“現在一點假都造不了。有的地方說建完了,系統顯示就是繞著鎮區建了一圈,鎮中心沒有接入,這就沒法收集污水?!?/span>

           在線監測污水廠進出水數據每小時更新一次,如遇設施運轉不正常,污水設施上的傳感器直接將信息上傳到系統,系統終端會通過鳴叫、顏色跳動等方式及時提醒相關部門。

    看來,村鎮污水處理解決良方很多,關鍵是有沒有對癥下藥,這考驗著基層政府的智慧和決心。


            治理好村鎮污水,才能助力保障農村用水安全,才能助力推進鄉村振興,才能讓健康的土壤結出營養健康的果實。從大處說,村鎮環境整治事關美麗中國建設,往小處說,它真正與我們每個人切身相關。讓那些“曬太陽”的村鎮污水治理設施可持續地運轉起來,這條路任重而道遠。

            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文中劉林、李金為化名



    • 來源:中國環境報
    • 作者:中環報記者 張春燕 童克難 見習記者李欣
    • 責編:易申軍







    備案編號:渝ICP備19007168號-1         版權所有:?2020 重慶環保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日本高清理伦片A片,色综合图第一页区,97国产婷婷综合在线视频,国产乱肥老妇